1. <u id="0rd9p"><bdo id="0rd9p"></bdo></u>

      1. <i id="0rd9p"></i>
        <u id="0rd9p"><bdo id="0rd9p"></bdo></u>

        1. <i id="0rd9p"><bdo id="0rd9p"></bdo></i>
        2. <i id="0rd9p"></i>
          <u id="0rd9p"></u>

          歡迎來到“中國瑤族文化網”!
          您還沒有登錄! 登錄
          |

          沱江雜記

          點擊量:1209 發布時間:2018年11月08日


          三月


          平常的日子。天氣還是終于變得暖和起來。一如既往地穿過廣場走向辦公室,臨窗而坐,看窗外香樟樹的嫩葉由小到大,由淡綠變成淺綠。一陣風過來,紛紛飄落的是隔年的老樹葉,泛黃,沒有光澤,失去了水分,失去了曾經的青春年華。坐辦公室的人,每個早晨都要在樹下的空坪打掃落葉,竹掃把在地上摩擦的聲響,“唰——,唰——”很有節奏,像是這座小城機關單位按部就班的工作和生活。打掃完落葉之后,屋外歸于平靜,各自回到辦公桌前,手拿鼠標,點擊、瀏覽,各自進入虛擬的空間,暫時把外面的世界放在了一邊,微風在窗外自顧地吹著。


          我是那么地渴望去一趟江永。那是一個比沱江還小一些的縣城,不遠,四十余公里。那是一個安靜的小城。很適合一個人在春天的陽光下漫步,陽光下的行人悠閑自在,少了許多喧囂和紛亂。我們終于在一個晴朗的日子去了一趟這個小城。天氣剛轉晴,風很大。一路上,兩旁的水田開滿了黃色的油菜花,一大片一大片,給人的感覺是新鮮、美好。沿著道路一直漫到城邊,差點涌進了街道。小城有一條小河環繞、穿過,河面平靜、翠綠,整個給人的感覺是一副遠離世俗和人間煙火的水墨畫。居住在水邊的人是幸福的,“仁者愛山智者樂水”,水讓人的生活充滿了靈性。從江永回來的那個夜晚,我久久不能入睡,沒有征兆、沒有理由。每個人都有權選擇自己的居所和過日子的方法。遼闊的大地上,該有著每個人最為理想的所在地。以后就到江永居住下來如何?選一個依山傍水的地方,像某個人說的,在有限的時間和空間里,與自己相親相愛的人終老一生。那個夜晚,我在這樣的設想之中迷糊地睡去,暖和,仿佛是在江永的水邊、陽光下。


          沱江小城里的廣場,人多起來,天空飄著幾只風箏。孩子和老人很悠閑,我匆匆走過,不停地趕路。我們的風箏不知何時飄落在何處。關上門扇,不停地翻書,以此來打發這個春天漫長的陰雨天氣。我在潮濕的水汽中慢慢變得憂郁、變得不安。獨自一人在夜色中出門,在有積水的街道上走過。在一個寧靜、黑暗的角落,那個夜宵攤子,叫上一盤炒面,讓這個孤單的夜晚,我的胃不需承受饑餓。沒有必要喝酒,獨自一人的時候,酒可以是良藥也可以是毒藥。在春天里喝酒,我覺得有點不合時宜。因此,不妨寫詩吧,這屬于個人的手藝與練習,應該秘密地進行。在這個三月,我寫了不少的詩。那些長長短短的句子是我在這個月份的黑夜和白天獨自勞作的收獲。我試著寫得輕松、隨意一些,這個世界本身過于緊張,總是對人板著一副臉孔。為什么我不可以對自己隨性一些呢。


          天氣在變暖和,陽光也會出來。過平常的日子。仍然獨自一人穿過那個人漸漸多起來、變得有些擁擠的廣場。臨窗而坐,打開電腦。有時想一想其他的事情,也許是去一趟江永或者鄉下,也許是想到山里去住一段時間,當然還有可能想到去一趟遠方?傊,三月是一個適合想象的月份。還擁有想象的能力,說明我對自己的生活還有著信心,還是要把這日子過下去。就這樣吧,這個三月與眾不同的同時又是那么的普通,和即將到來的四月又有什么區別呢?


          南國,一片沼澤


          清明剛過,雨隨之又來。不務農事的我,對連綿的雨開始變得厭煩,不會在雨天想到“春雨貴如油”這樣的句子。在陽光下生活,溫暖、干爽,甚至清潔,衣服晾在風中,不會發霉、不會回潮。我在漸漸遠離農事,一步步地遠離與泥土有關的活計。洗去清明節踏青留下的一身汗水,坐在書桌前,人變得有些茫然,自己在改變,以前的生活似乎一去不返。


          飯后的黃昏,無法出門,雨很密集。只好翻書,是多么地想好好地看完一本書啊。二十多歲的時候,在那山里居住,偏遠、安靜。入夜,沒有什么事情可做,唯有翻書度過一個又一個漫漫長夜。生活雖然艱苦、單調、乏味,現在回想起來還讓人心生厭恨。但還是要感謝那幾年在山里的生活,得失盡在其中。雨聲在傳達一個信息:不需出門,安坐。想一想遙遠的往事,一個人怎么可以不在傍晚的雨中想一想那些事情呢?住在遠離河流的地方,聽一聽雨聲,回味回味曾經住在山谷水邊的日子,那些水聲至今還在耳邊響個不停。


          好久沒有聽音樂了,這樣的生活似乎有點沉悶。還記得曾經反復地聽一首歌,從白天到黑夜,最后聽得頭都暈了。明白了一個道理,做每件事情都有一個限度,超越了這個限度就超出了事情的范圍,其結果也就失去了做這一件事情本身的意義。也許,談論意義這個詞讓人覺得有些飄渺,就像雨中的水霧一樣,把握不住。生活在這個世界上,并不是大多數人都懂得各種各樣意義的。其實,我也不懂。這個南方的雨天,是否會醞釀出一場浩蕩的洪水?這個問題,坐在書桌前閱讀的人沒有去多想。雨聲中的閱讀本身該是這樣一種情境:恍惚、幽清、遠離人間煙火,像是孤立于塵世之外的一幅中國畫。青燈伴夜讀,這是在遙遠的古代和在現代少數人模糊不清的夢境里。


          設想的雨在閱讀的過程中漫開來、漫上來,涌上臺階,溢出堤壩,水聲響起,一匹銀練在夜色中閃著亮光。當然,還有人從堤壩走過。這讓我想起多年之前桃花盛開的時節,我在廣西恭城的蓮塘鄉紅巖村,那里有一條五十余米寬的小河,桃花水漲,黃色的河水在堤壩上鋪展,天空雨線不斷。河的那邊有三五個撐著雨傘的小孩子,五六歲的樣子,一手提著褲腳,一手撐著雨傘,一小步一小步地向這邊走過來。周圍很安靜,沒有其他的行人和聲音,只有水聲在河面上散開。那幾個小孩走到水中央,停在那里,我發現,他們似乎是與河水、堤壩和兩岸滿是嫩綠的柳樹是一體的。我拍下一張照片,照片少了水聲,留給人無盡的想象空間。這么多年了,我再也沒有看到如此令人難忘的桃花汛。那個村莊我只去過那一次,以后該是不會去了吧。匆匆走過的地方總有些印象會在時間流走之后的某個特定的情境里重現,讓自己明白,曾有過這樣的一個時刻。


          每年的雨季都有不少看雨的時候,想不起來是因為那些記憶在內心里睡得太沉,得需要新的東西去喚醒。我們確實是走在一個環形跑道上,不斷地經過曾經經過的路程;匾惶松嚼,或者在村莊的土屋里,不可避免地看到自己的腳印和影子,自己和自己相逢,桃花在凋落,樹葉日漸變綠。無論是山谷還是內心的洪水,在漫長的雨天之后定會漲起。阻斷了道路,我站在水邊,雨在飄灑,無法涉水,無法遠行。此時,內心是無奈和不安。然而,站久了,也就明白,這個雨季,不宜遠行。于是,我轉過身,往山里回去。想想,這其實已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



          陰沉的日子


          這個春天多雨。躲在屋子里聽雨、翻書,雖然是一件很舒坦的事情,但是時間長了難免不令人厭煩。特別是到了晚上,天空仍是厚厚的云層,壓得很低、很低,無法出門。讓人一整天關在房里,還要面對長夜,真是一件殘酷的事情。生活在這個小城,并非想象的那么悠閑、自在、花樣繁多。孤獨的日子。許多時候,比不上在山里,雨夜,與一群人同坐酒桌,高談闊論?煲獾睾戎畠r的米酒,談著那些不切實際的話題,仿佛世界就在自己的掌控之中。年少大多氣盛,不同的年月有不同的活法,那個時節一下子就走遠了。彼此各奔東西,根本沒有機緣再坐下來喝酒、吹牛。


          沱江這個小城,寫在書面上很容易讓人誤以為是鳳凰的沱江,沈從文、黃永玉的沱江。實際上我寫的不是,我至今還沒去過那個地方。我所寫的這個沱江是所謂的神州瑤都的沱江,在湖南的最南端。陰雨天里,沒有地方可去,站在門外看見幾棵香樟樹換了葉子,茂密、嫩綠、清新,給人以生機勃發之感。這個地方叫做架枧田村。從名字上可以看出,這個村的歷史與農田有著緊密的聯系。引水種田,收獲糧食,這是一個真正的農村。然而到了眼下,田土大都被征收,其余的都在私賣或用于建房。前幾年還是山坡、松林,如今卻都變成密密麻麻的房子,三層、四層,貼了瓷磚、安了防盜網,各自以各自的朝向聳立著。即使站在樓上也無法遠眺,讓人感到壓抑。


          我偶爾在空閑不上班的時候到村里田邊的一條小水溝去洗自行車,那小水溝有村里人用水泥建的臺階,在那里洗自行車方便,流動的水洗起來比較干凈。還曾在一個有淡淡陽光的下午在那里遇見一個提著桶來洗衣服的時髦女子?匆娝催^衣服之后,提著桶走進窄窄的有下午陽光照射的小巷,消失在拐角處,F在回想起來,那個下午讓人覺得悵惘。城里的喧鬧與村里的寧靜形成強烈的反差,完全是兩個世界。我在這安靜的小水溝旁擦亮我的自行車,然后騎著進入喧嘩的小城。


          大多空閑的日子,在這個小城里我不知去哪里打發時光。我一直在幻想:假如我有錢了,就在城邊比較安靜又不過于偏僻的地方建一所房子,建個三層或四層。然后開一個書店,在一樓擺上書柜和桌椅,可以讓人坐著看書,提供茶水。還要配上輕緩的古典音樂,古箏、古琴什么的。手捧書本安靜地坐著,可以忘了外面的世界,忘了今夕何夕。在二樓開一個茶館或咖啡廳。無事的人、聊天的人、談情說愛的人,可以在一樓找一兩本合意的書,上樓來。要上一壺茶水或一杯咖啡,隨意地翻書、聊天、談情說愛。然而,我現在沒錢做這件事情,但我希望小城沱江能夠有這么一個處所。在無事的周末,在漫漫的黑夜,我可以去翻書、喝茶或者獨自坐在那里,或者看別人喝茶、聊天,或者胡思亂想。這個小城應該要有一個這樣的處所,這樣,一些孤獨的人可以少一些孤獨,談情說愛的人的戀愛史就可以多一份書香、茶香和咖啡的香味,這該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有時候,人的想法真的很奇怪。我也不知為什么,自己對一個書店的愿望是如此強烈。而我眼前還有更多的事情需要去想、去做。似乎自己是在逃離現實,想那些不切實際的東西,用以安慰我這顆孤獨無奈的心吧。想不切實際的事還不如回到鄉下去,種菜、種花,在空閑的時候學習釀酒,或者是上山去,也許會釀造出純正的米酒,也許會找到一株特別的蘭花。在這樣一個陰沉的下午設想多種今后的生活,多種愿望,到底哪一種能夠成為現實呢?


          天晴了,想要去一趟遠方


          總是有一些奇怪的想法。


          長時間的陰沉之后,有了明亮的陽光。讓人心開闊,感到溫暖、舒暢。這個世界的樣子似乎也在陽光之中,變得清晰。長時間地坐辦公室之后,想要到室外去走一走。小城的街道,灑水車剛過,濕潤、清新。在早晨九點走在街上的人,他們是干什么的?辦事、上班、無所事事?似乎都有可能。我只能坐在辦公室。這樣的好天氣,應該要出去走走,去會會朋友或是看看親人,或者是一個人漫步。這樣的想法,隨著陽光把大地的事物照亮,越來越強烈。


          打開電腦,搜索地圖。只能用這種辦法來完成我的奔走、旅行?梢詮膹V東到西藏,從海南島到黑龍江。這個世界,說大就大,說小就小。也許,自己把這個世界上所有的道路想象得太過于平坦,把這個世界上所有的風景想象得太過于單純。從原地出發,從未想過到達什么樣的目的地,更沒有想過再下一步,自己將何去何從。這沒譜的念頭。就這樣矛盾地面對地圖,面對虛構的山水、城市和現實的陽光,不知如何是好。如此迷惘。只有此刻,才真正地發覺自己是如此的卑微,無助。對于眼前的生活和世界,只能無條件地順從。


          這么些年來,似乎還沒有一個地方讓自己覺得滿意、留戀。一次次地選擇離開,一次次地回望。在小城里忙碌,向往鄉下的寧靜,回鄉的愿望越來越強烈。然而,當初就是因為厭倦了鄉下的枯燥,而義無反顧地離開,趕往小縣城。發覺自己陷入了深重的矛盾之中。在不斷的選擇和奔走過程中,忘了自己的目的是什么,忘了自己到底是為了什么。兩手空空。這個世界并不完美,自己的目標并不明確。沒有堅韌之心的人,一定是一個容易放棄的人,比如眼下的我。


          不知具體什么時候,對這個世界開始厭倦,對生活和工作不再熱情。像是真正地認識到了人生的平淡。天氣晴朗,想要去一趟遠方,沒有明確的目的,沒有具體的打算。只是盲目地想要離開。眼前的世界、環境,沒有留意。去一趟遠方是否有意義呢?陽光照亮了內心的一些真實又縹緲的想法,離開的欲望那么的強烈。


          也許,真的該去一趟拉薩,那座高原城市為何那般吸引我?卻從未想過如何在拉薩生活下去。發覺自己的想法有很大部分不切實際,非常的虛空。應該是這過于現實的世界使自己感到無力的原因吧。拉薩,也只是一個符號而已,可以換作是某個不知名的村莊。也因為如此,我才那么強烈地想到要回鄉下去。繞來繞去,就是要離開。


          奇怪的想法得不到實現,就越來越變得強烈。內心不安。隨著眼前的世界一起浮躁起來。對自己和生活沒有足夠的信心。沉迷于幻想和虛構。所有的一切都不會因此而變得令人滿意。無盡的沉淪。沒完沒了的幽怨。在這有陽光的日子,那么的溫暖,自己卻深陷自己的沼澤地,無力自拔。陽光沒有照亮前方的路,去一趟遠方的愿望仍是那么的強烈。


          夜晚出門


          夜晚出門之前,我寫下一首詩。我無意中懷想起那些與我度過幾年校園時光的女同學們。她們如今都怎么樣了呢?我沒有努力地去猜想,十年時光,總會讓人有很大的改變吧。青春是一個美好的詞語,屬于每個人也不屬于每個人,就像是那些女同學一樣,是生命中的過客,但令人懷想。


          這個小城很小,不知該去哪里。朝著上班的那條路的反方向走,因為我沒有必要在一天之內反反復復地走那一段路,讓本來就因此而厭煩的內心更加難耐。路上有很多人散步,男女老少,有說笑的、有牽手的、有獨自走著的,面容在夜色中模糊不清。在此時,穿過廣場毫無意義。那么多人匯集在那里,像是一鍋沸騰的粥,讓我感到不知所措,難受。我喜歡在雨天或是清晨、深夜穿過那個廣場。整個廣場只有我一個人,空曠、遼闊,與此時的心境相符,讓人想要放下所有。穿過廣場,讓人少了紛亂的想法和沉重的壓力。然而,仔細地想一想,有很長時間沒有穿過那個廣場,才明白,日子過得是如此的匆忙,根本沒有辦法讓自己停下來。


          一個夏季不知不覺就已經過去了一半,還沒有在悶熱的夜晚出去好好地透一透氣,這是一件多么令人遺憾的事情啊。我又在想書店的事情了,這個小城應該要有一個書店,可以隨意翻書,悠閑地喝茶。擁有一家書店,對我來說,是一件美好的事情,我在心里為此想了許多許多,至今沒有答案。書本在這個時代沒有人在乎,這個世界上有太多的東西讓人去追逐。也有太多的東西讓人迷失了道路和自己。似乎自己變得理性了。


          獨自在夜色中無所事事,翻看手機里的通訊錄,一路下來,覺得沒有一個合適的電話可打,孤獨如此之深,如同這座小城的夜晚。練習孤獨,也許這是一個不錯的主意。讀完那些裝在紙箱里的書,通讀一遍《尤利西斯》和《追憶似水年華》,又會怎樣呢?差不多有十年了吧,這兩套書也不過是翻了翻序言。由此可以看出,人的毅力和恒心是多么的有限。面對這個世界,又能夠怎么樣呢?閱讀,作為一種純粹的修行,自己有較長時間沒有讓自己投入了。愧對生活。有閱讀的生活才是有希望、有遼闊的內心空間的生活,F在,我的生活是如此的逼窄。走不出一個普通的夜晚。


          焦慮


          我知道我內心的不安幾乎是與生俱來,我沒有辦法徹底地擺脫。這么些年來,不斷地從一個地方到另外一個地方,很大程度上是在為了逃避某種熟悉的風景給自己內心所帶來的平庸感。其實,人生哪有長久的轟烈,日子終究是平淡。這是我最近從以前的日子里反思得出的結論。似乎有些晚了。但也還算好吧,不至于繼續以前的某些盲目。此刻,我感覺到自己還是有著某種深刻認識自己能力的人。


          最近,想得比較多的問題是,如何擁有自己的田園。這個問題差不多算是一個無解的方程了。而我,深陷其中,也就不可避免地糾結于可能與不可能之間。鄉下的院子,可以看藍天,也可以看月亮,當然還可以吹西北風。去哪里收獲糧食,去哪里打柴,去哪里治?沒有顧慮的人,其實是深思熟慮的人;钤谘矍斑@個世界的許多人,都有著不同程度的憂慮,也都在內心各懷不一的目的。表面上很平靜的人、很隨意的人,說不定心里有著某種不為人知、不可告人的目的。對于這一點,我深信,但是我卻不提防,太累。不時地想一想,生活不過如此,就讓它去吧,就那么回事,還能怎樣呢?其實自己是不安的,沒有什么理由讓人在眼前的生活和工作之中內心安定。要忍受許多許多,這樣那樣的雜事和猜測。你太累,你就應該少一些在乎,多一些無所謂。


          深夜,躲在一個角落翻書,讀那種沒有情節的文字,和喝酒一樣,都是為了讓自己被麻醉。這是一種比較可怕的狀態。但是,沒有能力改變的人,又能有什么辦法呢?房間的書越來越多,自己卻不知看過哪些文字。閱讀的最終結果不是豐富了記憶,而是將大腦的儲存刪除,留下一片空白。意料之外。還是能記起一些人的名字,比如卡夫卡,比如張中行、張承志、史鐵生、韓少功、林白、殘雪,等等。想起他們,就自我責備,為什么寫得這么少呢?有多少時間被虛度了啊。原來,在我看來,時間的作用就是用來寫作,要在時間流逝的過程中留下文字才讓內心安穩。純粹的個人愛好而已。


          在某個極其短暫的空閑時刻,想到自己到目前為止,是虛度了很多時光的。那一刻,自己徹底地失望,感到毫無力氣,似乎沒有必要繼續下去,索性什么也不用做、什么也不用想了吧。人間的煙火是建立在物質基礎之上的,我所想擁有的田園,只是一副設想的圖畫;氐洁l下去,這個想法實現之后,我會按照自己設想的每一步不虛度么?其實,并不存在真正的虛度,這只是過于苛刻的人的一廂情愿而已。


          跟自己博弈。累了的時候,不一定有鄉下的山水,說不定還會因此而在寒冷的長夜里失眠。不如想一些切實的問題,一個人度過一個冬天需要多厚的被子,需要多少件厚衣服,需要幾雙鞋子?等等,不一而足。在生活的細節、在身體的冷暖之中追求真理,當然要比想一些與時間、與存在感等有關的問題,要實在、要容易落地。這樣很好,于是你會開始關心明天的天氣,或者希望明天有什么樣的天氣。


          黃臘坪的銀杏樹


          安靜的風景,一幅畫樣,不時呈現于腦海。又不時出現在不夠明晰的夢境之中。


          雖然離開了那群山深處的村莊,而感覺似乎還在其中。不舍歸來。已經到了小雪節氣,冬天的樣子,在大山深處的村莊還是不夠清晰,群山大部分的樹木仍是蒼翠一片。其中夾雜著一些葉子變換了顏色的樹,紅、黃點綴其間,最多也是讓人覺得這是秋天的風景。也有落光了樹葉只剩枝丫的樹木,在茫茫的綠色樹林中一點也不顯眼。


          仔細地看一棵樹,你一定會發現,它與之前的季節有所不同。我們也一樣,上次回來的時候穿短裝,這次已經穿上了厚衣服。山谷的水淺下去,沒有聲響。陽光雖然明亮,也少了幾分熱烈。我們走在那熟悉的山路上。遠遠的就看見了那棵滿樹金黃葉子的樹,在下午的陽光下,黃色的葉子更加明亮。春天和夏天的時候,我們路過這個小小的村莊一次又一次,并不知道在一片梯田和土坡之間的這棵樹是銀杏樹。周圍的山坡、樹木、幾座木房子的顏色,四季變化不大。而此時,滿樹金黃的葉子讓人眼前一亮,每個季節的衣裳竟然如此不同。那黃,濃烈、恣意,但又有一份內斂,并不張揚。樹高有十余米,和旁邊的楠木、紅豆杉緊緊挨著,枝葉相連。三棵都是珍稀樹種啊。不知是一個什么樣的人,在一個什么樣的時刻在這個地方,緊緊挨著種下了這樣三棵樹。這應該是很多很多年前的事情了。不知如何才有答案。


          在樹生長的地方不遠處,木房子的木門扇虛掩著,不知主人去了哪里。站在滿樹黃葉的銀杏樹下,踩著一層厚厚的金黃葉子,松軟,不忍心,輕輕地移步。很安靜,連風都沒有,偶爾有葉子輕緩地飄落下來,那么的自然,沒有紛紛揚揚之勢,完全是一種遠離世俗與人間煙火的情狀。彎下腰去撿拾那黃得純凈的樹葉,一個人一輩子也用不完的書簽。將一片黃葉放在唇邊,是這個季節特有的氣息,也是這個季節這大山深處別具特色的味道。陽光從樹葉中間落下星星點點的光斑,安靜地鋪灑在滿是黃葉的地面,并沒有翻動任何一片葉子。


          連綿的山嶺和茫茫的樹林之中,這一片坡勢平緩之地,是哪個年代山民選擇了在此居住,開始開墾出田土,建造起木房子,開始種植莊稼和樹木?生活,這大山深處的世外桃源般的生活,是從何時開始的,其中的歷程有著怎樣感人的故事?日復一日,月復一月,這株銀杏樹在慢慢長大,葉子在改變顏色。像是在我不知情的情況下,葉子一下子就黃了,散發出光芒,為這寂靜的大山深處增加一道黃色的亮光。


          喝酒


          戒酒的決心,我估計每個喝酒的人都曾有過,或即將會有。說起喝酒,我估計每個喝酒的人都可以寫成一本書或是可以講出一本書的故事來。


          沒有必要去追憶是從什么時候開始喝酒的。也沒有必要去弄明白自己到底能喝多少酒。重提當年的英勇或豪爽,終究是一件沒多大意思的事情。一切都在時過境遷。經歷過的事情,成了一面私人鏡子,照著自己,對今后的道路也就少一些重蹈覆轍的做法。應該是在許多的時候,喝酒是有著某種比較明確的目的,有意為之;庑闹械某罹w、痛苦,或者放大內心的喜悅,等等。然而,其結果不會有太多的意外,真能達到目的的次數少之又少。


          一個人的一生會喝多少酒?一個人一生都不沾酒又有什么不可以?如此種種的疑問,一直沒有答案?傆幸恍┞L夜,對喝酒的人來說,需要用酒精來打發,需要用酒來與自己的現實進行對抗,即使沒有勝算的可能,也會孤獨一擲。這是一個對待自己和生活的態度。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態度,喝酒的人喝酒、抽煙的人抽煙、打牌的人打牌,各自得其樂。也沒有必要彼此必須寬容、理解。各自的道路相互平行,通往并不相沖突的目的地。


          冬天來了,你該如何度過?買棉衣、買棉被,買一個新火鍋、多吃含熱量高的食物、多吃辣椒,生一個火盆,等等。比較理想的一種做法就是,圍爐夜話了吧。這種從古代就開始了的冬日的生活方式,放在今天并不過時,而且還賦予了現實生活某種比較濃厚的詩意。冬天的夜晚,相對漫長,氣溫低,有爐火是前提之一。至于夜話是一個寬泛的說法,可以是一個人就著爐火夜讀、或寫一些什么,也可以是毫無目的地聊天。此時,增加一壺酒,就會在圍爐與夜話的基礎上引發出許多意想之外的趣味。天寒地凍,喝一杯酒,可以驅寒熱身?梢源碳ど窠,制造某種輕微的幻覺。喝一杯酒,在冬夜,忘記屋外的寒風,也忘記遠處的河山是否已覆蓋冰霜。把自己放在小小的滿足與陶醉之中,不去管冰天雪地,專注屬于自己的溫暖,這算是一種灑脫和自由自在。人生追求的難道不就是這樣的一種境界么?


          冬天來了。為自己儲存幾壇好酒,準備好充足的木炭。徹底地修撿一次木門扇,對舊房子進行一次徹底的清掃,為過冬準備好充足的日用品,等等,這些做法,為了讓這個冬天不覺得寒冷。至于在怎樣具體的時間和什么人喝酒,談論什么樣的話題,這些不在規劃之內,隨情況而定。有人從遠方回來了,我們一起喝酒。有人準備離開,去遠方,我們一起喝酒。有了空閑的日子湊在一起,我們喝酒。某人有高興的事或感到憂郁,我們一起喝酒。也就是說,喝酒的理由有一千一萬種,不喝酒的理由也許更多。這樣很好。那么,今夜,你是在獨酌還是與他人對飲?每個夜晚,喝酒,都是一個值得珍惜的故事,希望每一位喝酒的人,好好珍惜之。


          你在他鄉還好嗎


          我們彼此相隔并不遙遠,只是我們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地奔波,彼此沒有相見、沒有好好地坐下來……


          這是我的一種感覺,在某個冬日黃昏的感覺。在黃昏,總會想起一些比較模糊的事情。問自己,沒有答案。沱江這么小的一個縣城,在傍晚下班時分,滿大街都是車,很擁擠了,這讓人感到傷心。每個人都有一輛自己的車,過著按部就班或毫無定數的生活。但我相信,生活在這個小城的大多數人,還是希望少一些擁擠、喧囂,多一些開闊和寧靜。小城的生活應該就是這樣的。萌渚路、中心花園、陽華路、馮城路,騎自行車,十來分鐘的樣子,一天又一天。喜歡早晨,空氣比較的清新,人少、車少,比較的安靜。在這個時候,腦子里就會萌生一些想法,比如,不去想遙遠的地方和理想,在這里安靜地過一生。比如,我從它們身邊騎車閃過的那些香樟樹,應該是快樂的吧?比如,中心花園的草木注定了一生要被修剪得如此低矮、整齊,它們高興嗎?等等,這些,都屬于現實生活的一小部分。


          有時候,我去了鄉下,去了更遠的山里。炊煙一年比一年少。河水瘦得可憐。有人在空曠之處焚燒垃圾。夜晚的燈光暗淡;牟葸B到天邊。生命不過如此。在夜晚里喝酒、吃肉,生活沒有什么不好。月亮升上東山,星星散落天空。為何卻不能安然入睡?內心里總有一個角落讓人感覺到空蕩。弄不清何處是故鄉,哪里又是異鄉。鄉下,田野開闊,草木茂盛,適合自由地深呼吸,自由地漫步,不管是田埂還是山路。想當初,多少人為了逃離鄉下,去讀書、去打工。那么多年過去了,歲月滄桑。出去的人變得蒼老,又回來,建新房,一年難得住上幾天,遠在外面的城市。去了遠方的人,什么時候回來?去了遠方的人,有多少回來了?時間和數字永遠沒有一個精確度。


          一個人在一個地方呆久了,異鄉是否會變成家鄉?沱江小城,夏日酷熱,游泳沒有一個好去處。冬日風大,風向不確定,總是從你的對面吹來。房子的窗戶要安裝得嚴實,衣服和棉被不可晾曬在屋外。這是生活常識,你在這里住上一陣就知道了。我不喜歡這座小城的氣候,當然,別的也沒有什么能夠喜歡。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地方可以完全滿足自己的要求而不存在另外不足,也就注定了一個人總是在不斷地尋找的路上。行走的風景可以暫時安慰一顆失落的心,那一閃而過的靈感足以擊碎現實的不安,而獲得短暫的滿足。你在他鄉,在路上,有過這樣的感受吧。


          上班、下班,一日三餐。習慣了走那樣一條路線,很少去改變,熟悉的風景似乎讓人慢慢變得有些麻木。冬天的冷風變強了,這個小城的風,很多人都習以為常。迎著風的人,看上去很努力,對生活和世界不妥協。而我卻對自己說,這一切不過如此,不管怎樣又能怎樣。只是自己憋了很久之后,想起“你在他鄉還好嗎”這句話的時候,內心一下子輕松了許多。



          91直播软件
          1. <u id="0rd9p"><bdo id="0rd9p"></bdo></u>

            1. <i id="0rd9p"></i>
              <u id="0rd9p"><bdo id="0rd9p"></bdo></u>

              1. <i id="0rd9p"><bdo id="0rd9p"></bdo></i>
              2. <i id="0rd9p"></i>
                <u id="0rd9p"></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