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u id="0rd9p"><bdo id="0rd9p"></bdo></u>

      1. <i id="0rd9p"></i>
        <u id="0rd9p"><bdo id="0rd9p"></bdo></u>

        1. <i id="0rd9p"><bdo id="0rd9p"></bdo></i>
        2. <i id="0rd9p"></i>
          <u id="0rd9p"></u>

          歡迎來到“中國瑤族文化網”!
          您還沒有登錄! 登錄
          |

          瑤族宗教信仰研究之管見

          點擊量:1812 發布時間:2021年09月01日

          【摘要】瑤族宗教信仰研究,要徹底清除盤瓠神話的負面影響,徹底否定盤護盤王即盤瓠的論說,幾遄诮绦叛鑫幕ヅf創新,融入新時代的民族新文化。

          【關鍵詞】徹底清除;突破局限;去舊創新。

           

          瑤族宗教信仰是以祖神崇拜為核心的多神崇拜。祖神祭祀是主要表現形式,是主要大型瑤族群體活動,又是居住海內外瑤族中“勉”這一支系族群認同的重要標志,是維系族群親情的紐帶。

          本文就如何徹底清除盤護神話在解讀瑤族宗教信仰文化方面造成的負面影響,認清瑤族祖神崇拜的源流,如何突破局限,融匯創新,走向大眾化、現代化有以下管見,與學界同仁探討。


          一、要徹底清除盤瓠神話的負面影響

          以盤瓠神話解讀瑤族宗教信仰文化,學界皆知,盤瓠是否瑤族的祖源是爭議的焦點。

          中國社會科學院民族文學研究員吳曉東的考證,盤瓠神話的民間敘事起源于河南商丘,由大量南下的中原漢人帶到南疆,廣為流傳。

          據中國社會科學院民族文化研究所重點學科“中國神話學”課題組的搜索統計,用“盤瓠”一詞為篇名可找到178篇文章,用主題搜索可找到571篇,用全文搜索則為4758篇,找到關聯中文圖書729種,用“盤瓠”可找到相關條目2·0518萬條。盤瓠神話在內陸、海南島、臺灣廣為流傳。日本、東南亞地區也發現有盤瓠神話的流傳。 從以上數據可以看出盤瓠神話的影響力以及學界的重視程度。

          盤瓠神話的漢文記載,始見于東漢應劭《風俗通義》,干寶《搜神記·盤瓠》,公認為定型之作。南朝宋人范曄《后漢書》卷七十六《南蠻傳》被奉為集前人大成之作,認同為古八蠻、長沙蠻、黔中蠻、五溪蠻、嶺表諸蠻族源的史證。這些論說,學界皆知。吳曉東認為,“盤瓠”一詞來源于漢語,盤瓠神話誕生于中原漢族地區,盤瓠并非如前人所認為的那樣代表著南蠻的身份。

          史學家把《搜神記》定性為志怪小說,是道聽途說的街談巷語,“混虛實”,“記神異”的“鬼作”,不足入史。對范曄將盤瓠神話錄入正史,有褒有貶?隙ㄖ饕樾U族族源的史證,其中又以瑤族、苗族、畬族最為引人注目,被稱為“盤瓠蠻”。

          對盤瓠神話入正史,從唐至清千年間,也不乏否定之作:唐劉知幾《史通》、杜佑《通典》;南宋羅泌《路史》、章如愚《群書考所》、程大昌《禹貢論》;元俞琰《席上腐談》;明方以智《通雅》;清汪琬《堯峰文抄》。杜佑認為盤瓠神話入史,不僅不足為據,并且是“皆荒誕不經”。羅泌《路史》卷三十三《發揮二·論盤瓠之妄》總結性地質疑了盤瓠神話之虛妄,否定了它的正史性。但史學家的否定論辯,并沒有徹底撼動《南蠻傳》作為史證的傳承。古代文人沿襲范曄書,以“瓠”易“護”,把“盤瓠”置換為“盤護”把盤王稱為“盤瓠王”、“狗頭王”,把盤王的后代子孫稱為“盤瓠種”、“狗王之后”、“莫瑤,狗種也”,這種種貶稱被記入官修地理志和明清時期大量修編的地方志,也不乏儒著。如《知錄》《夷俗考》《文獻通考》《嶺南雜志》《廣韻·肴韻》《桂海虞衡志·志蠻》《阮通志》《長樂縣志》《典江縣志》《海豐縣志》、劉禹錫《劉夢德文集》、劉克莊《后村集》、顧炎武《天下郡國利病書》。這些記載,廣為流傳,造成了長期的負面影響。明嘉靖《惠州府志》卷一四:“瑤本盤瓠神,自言狗王后,家有畫像,犬首人服,歲時祝祭甚謹。分盤、藍、雷、鐘、茍五姓”。清乾隆于卜熊《海豐縣志》正集·卷下,光緒·李登甲《饒平縣志》卷四,道光·侯坤元《長樂縣志》卷六、《浮山志》卷三,咸豐·張鶴齡《興寧縣志》卷十二,都有同樣的記載。學者著文論瑤者引注這些記載為史證,把盤王的形象定型為“犬首人身”,用世界圖騰信仰理論,把盤王崇拜推論為犬圖騰崇拜!氨P、藍、雷、鐘、茍”是畬族姓氏,是畬族識別的標志之一。不看姓氏,瑤畬不分,指畬為瑤,給人造成很大的錯覺:瑤族是盤瓠信仰最盛的民族。這種錯覺,在統治階層和文人中固化了對瑤族的輕蔑歧視,造成了長時期的負面影響,同時在民眾中催生了歧視瑤民的心態,如把瑤童防寒保暖的帽耳說成是狗耳,把瑤服飾與狗的毛色和尾巴相聯系,把瑤人到漢區集市,舍不得花錢進店,蹲在街頭巷尾吃自帶食物,說成是“盤瓠狗種,蹲地而吃狗性未改!

          古代文人把盤瓠神話異化為瑤族始祖盤王,是外部強勢異化,不是出自瑤族內部異化,得不到瑤族先民的認同。盤王信仰,從傳抄文本到祭祀儀式,沒有被強勢異化所撼動,表現了很強的獨立性、穩定性和排他性。

          獨立性,幾迨嵌嗌癯绨,祭神儀式,祭外神和祭祖神界限劃分得很清楚,嚴格分開。祭外神祭的是天府、地府、水府、陽間的天尊、上帝、大帝、真君、星君、仙官、靈官、判官、水官、龍王、城隍、土地、靈神、山神、廟王和功曹眾多神靈,主旨是祈福求財、消災解難保平安和掛燈拜師學法。主要表現形式是喃詞、道白、榜文、咒語、符箓、上刀梯、過火海、唅犁頭紅磚、撒法米、噴法水、行罡步,壇場氣氛是莊嚴、肅穆、敬畏、神秘莫測。儀式最后程序是送圣回宮,請到壇的天神地祇海底龍王有廟歸廟、有殿歸殿、有位歸位。沒有固定神位的游神遠走他鄉。然后清壇,把祭外神的神像、香爐、供品撤下,把剩下的紙錢、香燭、榜文串掛,竹木法具、竹幡等物品集中焚燒,把香爐送到十字路口,能拋多遠拋多遠,意為把外神全部送走。最后抹臺、掃地、洗杯碗,告一段落,吃飯休息過后,重新布設祭壇開壇祭祖神,稱為“請翁”。

          祖神的主神位是伏江廟盤王圣帝,標志是紅羅帳,左右兩邊是行平廟十二游師、伏江廟五婆圣帝、連州廟唐王圣帝、姓氏宗祖神位。供品要有生劏的大、小整豬各一頭、公母雞各一只、老鼠肉四碗、糯米酒一缸。壇場布設、供品擺放與祭外神完全不一樣。拜祭盤王的全過程是極力制造樂神娛人的歡樂氣氛,以歌舞、竹笛、嗩吶、鑼鼓為主要表現形式。歌唱是歌師歌娘唱的神歌《盤王大歌》,歌詞有二千余行,以始祖盤王的源流、功績、庇護子孫為主線(見后文),又敘說了盤古創世、人類起源、民族由來,對自然生態的認識如植物枯榮、氣候變化、山居農耕。觀念敘說婚姻愛情觀、貧富觀、道德觀。對英雄人物、能工巧匠的贊美等等。學界認同是反映瑤族社會經濟觀念形態的“史詩”!侗P王大歌》的唱曲有黃條沙曲、相逢賢曲、萬段曲、荷葉杯曲、南花子曲、憶江南曲、梅花大碗曲等七種唱曲。舞蹈有上元棍舞、請圣舞、合兵舞、招五谷兵舞、神頭羅帶舞、獻四府舞、長鼓舞和表現耕山犁地、播種、育苗、收割、種樹、伐木、鋸板、打獵捕魚、打鐵、修路架橋的舞蹈。整個過程,唱歌、跳舞、擺橫連大席、歡聲笑語,吹竹笛、嗩吶、敲鑼擊鼓,憶祖酬恩,再現盤王新婚的喜慶場面,人神共樂。盤王祭典,充分表現了與眾不同的獨立性和獨特性。

          穩定性。盤王祭典神歌的唱腔聲調、笛、嗩吶曲調、舞步鑼鼓敲擊,海內外瑤人的表現形式,按傳統習俗而為。分散各地與其他民族雜居的瑤人,日常生活大多入鄉隨俗,但始祖祭祀儀式大同小異,成為族親認同的重要標志。盤王信仰根深蒂固,沒有受地域文化和民族文化的影響而改轍。

          排他性,幾灞P王崇拜有很強的排他性,傳承瑤族原生態文化的家藏傳本,不隨意展示給外人看。盤王祭典不準漢人觀看,祭壇內不準講漢話,違者罰喝三碗辣椒水或用辣椒粉灌鼻孔,帋煵徽袧h人為徒,幦瞬怀黾耶敽蜕心峁玫朗俊,幖冶юB的漢家子女、瑤家招郎入贅所生的子女沒有資格充當盤王祭典的童男童女。

          盤瓠神話,不是瑤族盤王崇拜的源頭,瑤族不認同盤瓠為始祖。盤瓠神話在瑤族宗教信仰文化中造成的負面影響必須徹底清除,必須徹底擺脫盤瓠說的思維框架,才能正本清源,以瑤族普遍認同的構架解讀盤王崇拜,保留原生態的傳統特色,才能避免盤瓠說造成的偏頗。

          盤瓠神話在瑤族宗教信仰文化中造成的負面影響必須徹底清除,盤瓠說對盤王及后代的種種貶稱,必須徹底給予否定。


            二、要正本清源,認清盤王崇拜的源流

            瑤族自成體系的盤王傳說,主要的傳承方式是神歌《盤王大歌》,本文以鄭德宏、李本高譯釋、岳麓書社本為主要敘事鏈接。評王一統江山,天下太平,高王爭位奪地,天下大亂。玉帝聞訊,派太白金星下凡查訪。 

                 

            七十二國成一統,評王管下千萬年,

            高王起心爭天地,爭奪江山擾亂天。


            評王提筆寫奏章,由金輪傳送到天庭,玉帝聞訊,差遣太白下凡! 

            太白下到凡間,先是以普通的人身份查看凡間戰亂實情,繼而化身為犬進入評王殿,得到評王喜愛,賜名盤護。因是評王愛犬,群臣眾人稱盤護為龍犬。太白金星如果不是化身為犬,那他就是來歷不明的陌生人,別說上評王殿,連王宮的門都進不了了。

            評王出榜招賢平亂,無人揭榜。一天早上,盤護把掛在城頭的紅榜扯了下來,守榜差人大吃一驚,認出是龍犬盤護,罵他真是雷公膽,膽大包天,亂扯紅榜是要砍頭的。盤護不予理會,口含紅榜走進評王殿。


              盤護來到評王殿,伏在王前唱三聲,

              手拿榜文拜三拜,評王開口問根源。


            盤護突然以人聲回答,他要去把高王的頭取回來答報王主之恩。評王說,你揭了紅榜就要承擔起平亂的重任。你如能成功,本王有厚賞,當即承諾:


              重重報答除惡恩,許你宮女為花英,

              天下江山送一半,賜給千金和萬銀。


                盤護拜別評王出城騰云駕霧而去。

            盤護突然出現在高王城,高王大感意外,大吃一驚,大為疑惑。定神下來,他暗自思忖,評王愛犬都投奔他來了,看來評王氣數已盡,他必能得天下,轉驚為喜,不但沒有把盤護趕走,反而大擺酒席慶賀。


              盤護進殿喜來臨,搭臺唱戲敬天神,

              高王閑游護隨伴,三更半夜守床前。


            盤護雖然日夜陪伴高王,但護衛戒備森嚴,日出日落一直過了四十九天,還沒找到殺賊的機會,心急如焚。終于一天晚上:


                高王飲酒醉醺醺,不省人事丟了魂,

              手舉七星八寶劍,斬殺高王頭離身。


            盤護拖起高王頭,星夜飛奔回朝,獻上血淋淋的高王頭顱。經文武百官辨認,盤護拖回來的確是高王首級不假,除賊大功告成。評王大擺宴席慶賀,宴席上評王賜盤護名盤太寧! 


              坐在金鑾殿,賜封盤護給金印,

              當朝賞金千百萬,花英許配盤太寧,

              萬頃江山給一半,太寧花英合為婚。


            評王為花英盤太寧舉行了盛大的婚禮;檠缃Y束,太寧花英拜別評王,被眾官擁送出殿。一出殿外,盤護就立即由犬身變回人身。從此以后,人神合一,再沒有以犬身出現在世人面前。


               花英王女配太寧,白云山下立瑤廳,

              生下六男又六女,六男六女無姓氏。


            《評王券牒》記述,評王得知太寧花英婚后數年生下六男六女,喜笑顏開,賜十二姓,盤姓為始祖姓。敕令男娶外人之女為妻以傳其后,女招外人之子為夫以繼其宗。六男姓名依次為盤啟龍、沈賢成、黃文敬、李思安、鄧連安、周文旺;六女之夫姓名為趙才昌、胡進盛、鄭廣道、馮敬忠、雷元祥、蔣朝旺。 以上就是瑤族十二祖姓的起源,稱為王瑤。此后的子孫后代,皆稱王瑤子孫,繁衍至今,王瑤子孫的姓氏已經遠遠超出了初始王瑤十二姓,瑤女招郎上門,所生子女可隨母姓也可隨父姓,是姓氏擴張的主要原因。

            盤太寧、花英在白云王百峒立下瑤人根基,耕山生息,教會子女種苧麻、造織機、織麻布縫衣服、繡羅花、做蘆笙嗩吶和造犁耙耕山種田,維持山居生活的吃住衣著娛樂,使子孫后代能夠延綿生息。盤太寧被子孫尊稱為盤太寧王、太寧王主。

            盤太寧喜歡游山打獵,“游山打獵有奇能”。98歲那年,在天臺山打獵,拉弓搭箭把野獸射殺,不料腳下石頭松動,隨即滑落山崖,意外身亡。


                翁爺王主盤太寧,失足落崖樹上懸,

              八九高齡崖下斷,王主命終去九泉。


                王瑤子孫從四面八方聚集而來,披麻戴孝為太寧王主舉行了三天三夜的隆重葬禮。子孫商定今后三年五載再聚集舉行酬恩會,緬懷翁爺深恩。


                翁爺深恩世代傳,子孫代代苦思念,    

              三年五載酬恩會,花童百對歌滿天。


              王瑤子孫立伏江廟供奉太寧王主,尊崇為盤王大帝、盤王圣祖、盤王圣帝。法事儀式全稱“伏江廟盤王圣帝”,“盤王”是口語簡稱!胺、“福江”、“付江”表達的都是同一個意思,即瑤語之意降彩虹。傳說建盤王廟動土時辰,彩虹罩地,此乃禎祥之兆,廟建成后,就稱伏江廟,不直稱盤王廟!胺、“福江”、“付江”不是具體地名,廟的遺址后人無從查找。但瑤族“優勉”這一支系,無論遷徙到什么地方,舉行群體祭典都要遙請伏江廟盤王圣帝到壇居主神位,無一列外!跋銦熞黄,神知千里。香煙沉沉,神必降臨!

            王瑤子孫“開發千枝之木,皆本乎根;如水之分流,皆本乎源;后世子孫如蟻多者,皆出一穴;兒孫眾多者,皆出一脈”(《券牒語》)。王瑤子孫分枝散葉,分布在國內的湖南、廣東、廣西、云南、貴州、江西等省區,遷移國外分散在越南、泰國、老撾、緬甸、美國、法國。無論遷移到什么地方,都不會忘記同源共祖,祭祀伏江廟盤王圣帝的顯著標志是獨具特色的紅羅帳。

            《大歌》“十二姓瑤人游天下”唱段曰:“十二姓瑤人各立寨,安居樂業敬祖人,后人要記當初事,供奉盤王代代傳,始祖根源莫拋落,添香換水萬萬年”。

            盤太寧歸天為神,多次顯靈,護佑子孫平安渡過危難。如漂洋過海時,派五旗兵馬平息海上狂風大浪,使子孫平安上岸,另尋生息之地,開山造田,搭棚立寨,得以為繼,傳宗接代,后裔綿遠無窮。

            《盤王大歌》有關盤王傳說敘事,在天神化身為盤護時段,有龍犬盤護、盤龍王犬盤護、盤太龍護、盤龍盤護的稱呼,沒有盤瓠的稱呼。人神合一轉人身至歸天為神時段,有盤太寧、太寧王主、盤太寧王、盤王、盤王大帝、盤王圣祖、盤王圣帝等多種尊稱,唯獨沒有“盤瓠王”的稱呼,幾逍叛龅奶焐竦氐o、家神外鬼,有名號的就有三百多近四百位,唯獨沒有盤瓠的神名,幾遄诮绦叛龇ㄊ聝x式的經書、神歌、符咒、榜文,看不到有“盤瓠”二字,看不到有盤瓠神話的跡痕。1950年至1955年,全國人大民族委員會組織的少數民族社會歷史調查組,在各省區瑤族地區的調查報告,未見有盤瓠神話在瑤族地區流傳的記錄。以上足以說明,盡管盤瓠神話廣為流傳,但居住深山、遠離市井的瑤族先民,對盤瓠神話一無所知,更無緣讀懂《搜神記》《后漢書》,瑤族堅守的盤王信仰與盤瓠神話無關,幾宀恍叛霰P瓠,不認同盤瓠為始祖,幾遄嬖床皇潜P瓠狗,不是犬圖騰,而是太白金星的源流——遠古時期的星辰崇拜。

            瑤族盤王傳說的故事鏈接,自然、淺顯質樸,符合邏輯,充分表現了瑤族先民的自豪自尊自信和自強不息,這種情感世代相傳。


            三、要辨別清楚幾個問題


            1. 要辨清龍犬盤護與帝犬盤瓠的區別。

            將《后漢書·南蠻傳》與《盤王大歌》“源流歌”,兩相對照,盤護、盤瓠有天壤之別!氨P護”是瑤語,“盤瓠”是漢語,此盤護不是彼盤瓠。

            其一、來歷不同。盤護是天神太白金星下凡化身,評王賜姓盤名護。盤護與評王女花英成婚后,立即脫去犬形仙身轉人形為盤太寧,從此再沒有以犬形出現。太白金星是民間傳說的重要神仙,起源于人類對星辰的崇拜,星座為西方太白(金星),古人說的太白星、亮星、啟明星、長庚星指的都是金星。被崇敬為神祇,上古時期的太白金星的形象是英勇善戰的戰神。廣東、廣西瑤區流傳的《盤王大歌》有“盤王出世在西天”,“盤王出世伏江廟”,表述不同,但盤王是天神下凡的定位是一致的。

            帝犬盤瓠是高辛氏宮內老婦人耳疾挑出的異物異化而成!段郝浴吩唬“高辛氏有老婦,居王室,得耳疾,挑之,得物,大如繭,婦人盛瓠中,復之以葉,俄頃為犬,因名盤瓠”!兑嘏f志》曰:“高辛氏出獵,獲大血卵,歸復以盆,數日化為犬。乃長,異狀驚人,命名‘盤瓠’”。河南商丘帝嚳陵周邊漢族民間傳說:“帝嚳不能勝敵,就貼出紅榜,以授之高官厚祿,封許為駙馬獎賞賢者助戰;拾褓N出無人敢揭,只有他飼養的一條名叫盤瓠的狗用嘴揭了皇榜。盤瓠揭皇榜的第二天,就銜著敵方主要將領的頭回來了。帝嚳大喜,既想對其封賞,卻又不愿將女兒許配給一只狗。帝嚳女兒這時站了出來,勸帝嚳不可戲言,主動要求嫁給盤瓠。帝嚳最終履行了承諾!

            其二、事主不同。龍犬盤護的主人是評王,盤瓠的家主是高辛帝。評王、高王是兄弟之爭,瑤族傳說,評王、高王原是和睦相處的兄弟,父親去世后才為爭地盤打起來。盤護劍殺高王立功,評王在獎賞盤護的同時,又念及曾經的兄弟之情,吩咐將高王頭焚化,將骨灰裝入瓦瓶,厚葬在青山秀水之地,受萬人祭祀,幾宸ㄊ聝x式,在眾多神名中有“龍城廟高王圣帝”的神名。盤瓠所取戎吳將軍頭為高王除戎寇之暴。盤護、盤瓠各有其主、各事其主。盤護介入的是評王高王兄弟之爭,盤瓠參與的是辛帝與戎吳之戰。

            其三、婚配不同。盤護立功,婚配的是評王二女兒花英;盤瓠婚配的是高辛帝三宮女。

            其四、評王招盤護為郎婿,婚禮辦得熱烈隆重,被浩浩蕩蕩送親隊伍鼓樂喧天、熱熱鬧鬧送到白云王百峒安居,立下瑤人根基。

            高王以三宮女配盤瓠,雖然盤瓠有功,但認為“不可妻之以女,又無封爵之道”,想悔先前的承諾。經宮女勸說,才不得已為之,根本無婚禮可言。盤瓠得高王女,獨自負入南山石室,荒涼險絕,人跡不至,凄凄慘慘,冷冷落落。

            其五、子女婚配不同。盤太寧與花英婚后數年,生六男六女,男娶外人之女為妻,以傳其后,女招外人之子為夫,以繼其宗,是血緣外婚。

            盤瓠“妻帝之女,三年生六男六女,盤瓠死后,自相夫妻”是兄弟姊妹血緣內婚。三年生六男六女且自相夫妻,荒誕也!

            其六、王瑤子孫,刀耕火種為生,久居一山,人眾山窮,難以為繼,評王準令分枝散葉,遷徙外出,另擇山場營生。遷徙途中,逢人不作揖,見官不下跪,過渡不用銀錢。另擇山場居耕,種地不納稅,耕田不納糧,免除差役。

            盤瓠死后,高王憐惜其子女“先父有功,母帝之女,田作賈販,無吳梁符租稅之賦”。僅此而已。


            2.要辨清“犬首人服”是指畬,不是指瑤。

            前文已述,明清時期地方志記載的“瑤本盤瓠種”,家有畫像,犬首人服,是不看姓氏,瑤畬不分,錯把畬族指認為瑤族。畬族宗教信仰還保留著“犬首人服”的顯性標識,招兵大典懸掛的《祖圖太公像》有犬首人服的畫像。潮安鳳南犁村雷氏《圖騰畫卷》、文祠李工坑村雷氏《圖騰畫卷》,湘橋意溪雷厝山村雷氏《圖騰畫卷》、鳳凰石古坪村藍氏《圖騰畫卷》、河源龍川田心甘陂村藍氏《圖騰畫卷》等多處畬族村存藏的《圖騰畫卷》或稱《祖圖》,或稱《太公像》均有犬首人服的畫像。畬族法師所持的祖杖,杖頭刻成狗頭形狀,幾遄诮谭ㄊ聝x式懸掛的大堂神像,沒有犬首人服的畫像!哆^山榜》記述,評王“準令男女敬奉先祖,描成人貌之容,畫出神仙之像,廣受王瑤子孫之祭”,并非犬首人服。舉行法事儀式,瑤族師公所持的上元棍,棍頭刻成圓球形或八方形。以上說明犬首人服畫像是畬族獨特的宗教信仰文化的表現形式之一。不要不加區分,把畬族特有的文化事像,錯指為瑤族盤王畫像,并引申為瑤族“犬圖騰”崇拜。

            對瑤族犬圖騰崇拜,早就有學者給予否定,19414、5月間,中山大學楊成志先生率領調查組到乳源烏坑、荒洞等瑤族村寨作田野調查,對乳源瑤人的歷史、社會、房屋、工具、衣飾、農作、經濟、信仰、風俗習慣進行了實地調查,調查組成員按分工各自撰寫了客觀描述的調查報告。擔任巫術宗教專題的梁釗韜先生,在調查期間,雖然未遇上機會親見瑤人重大的法事儀式,僅現場觀看了瑤人祭獵神的全過程,但拜訪了瑤人師公,從師公存藏的文本抄錄了大量的經典、神咒、表文,收集到一批法事物件,取得了豐富的瑤族宗教法事原始資料,對瑤族的宗教信仰有了直接的了解,從實地調查中了解到瑤人對狗沒有任何特別的崇拜儀式,不存在犬圖騰崇拜。他在《粵北乳源瑤民的宗教信仰》一文中寫道:“乳源瑤人崇拜盤王,相傳是他們的老始祖,婚喪二事亦舉行祖先崇拜,至于圖騰崇拜,他們尚無拜狗之事,則除了他們頭巾及高帽還保留著一點象征之外,相信沒有人敢說他們是以狗為圖騰的,而且現在他們更不愿告訴你,瑤人對狗有任何特別的崇拜儀式!

            這在當時還是盤瓠說在學界占主流的情況下,梁釗韜先生不為盤瓠說束縛,從實地調查中得到客觀認知,感悟到瑤人并不存在犬圖騰崇拜,實在是難能可貴!


          3.要認清“時節祭盤瓠”不是祭盤王。

            “時節祭盤瓠”成了古籍史志的常用語,用以表述瑤族祭祀始祖盤王的行為。實際上,從古到今,從瑤族先民到子孫后代,時節不用祭拜民族始祖盤王,只祭拜本姓家祖和地方社神。

            瑤族村寨祭盤王,起始于盤太寧葬禮,繼而是三、五年一次的酬恩會,從起始就是大型群體活動,傳承至今,逐步演變為集祭祀始祖、酬神、祈福消災、老少平安,六畜興旺、五谷豐登、招財進寶、人歡神樂為一體的盛大祭典。從選定吉年吉月吉日啟動,到請祭師(主祭師、招兵師、祭兵師、賞兵師、造錢師、五谷師)、男女歌師、吹笛師、嗩吶師、鼓鑼師、長鼓客,籌集費用物質、組織歌舞鼓樂隊、后勤服務、選定場地、搭建寮棚、布設祭壇、制作供品,要花大量的時間和人力物力,根本不是時節所能作為。

            逢年過節,瑤家先去祭祀的是本村寨的地方社神,幦嗣窟w徙到一個地方居耕,都會建立公眾土地廟,如同客家村落的伯公廟。名為廟實際是因陋就簡用石塊砌成的祭壇,以大石頭為神位,用石塊砌成長方形的祭臺,擺放香爐、供品。每月初一、十五會有人去上香敬茶;嫁娶、做壽、小孩滿月都要先祭拜土地神,然后才回家祭拜本姓祖先。神壇的神祇主要有本方土主、峒社廟王、土公龍神、守寨郎君、五谷靈王、禾花姐妹、養財土地、養畜婆婆、管嶺地官、管水地官、飛山打獵大王、收耗童子、趕耗二郎。非年節,每逢圍山打獵、久旱求雨、疫病驅瘟,也要眾往祭拜土地神。這些是瑤寨的守護神,最貼近瑤人祈求瑤寨平安,人壽年豐,六畜興旺,獵有所獲的心理需求。所以瑤寨都有這樣的神壇,被廣泛祭祀。如果把土地廟視為盤王廟,把祭祀地方神祇視為祭“盤瓠”,那是大錯特錯。

            祭盤王,是緬懷往古,回念民族的本始,不忘民族的由來,延續民族的親情,提升民族的凝聚力。祭祀家先,是追思憶宗,牢記自己生命的由來,不忘祖先的養育之恩。祭祀土地社神,則是對最貼近瑤民生存方式和心理需求的山神膜拜。


            4.瑤族敬狗、忌吃狗肉的風俗,不是對狗的崇拜。

            公元前10,000-公元前3500年,人類進入新石器時期,就馴化了狗,作為家畜飼養。過山瑤先民在山居以游耕游獵為生的年代,狗是瑤家的得力助手和親密伙伴,形成了禁吃狗肉的風俗習慣。獵手對出色的獵狗視如至親。狗守寨看家,防野獸猛禽侵害家畜家禽。傳說狗從山外帶來糧食種子,對瑤人的生存有恩惠。古時候,瑤山有一位聰明美麗的姑娘盤姑,家里養了一條很有靈性的大黃狗。她聽說山外平地人種禾做出來的米飯,比山里番薯芋頭好吃多了,想去討些種子回來,自己也種上。但要翻山過河,她一個人不敢出山。在稻子收獲季節,她靈機一動,何不叫大黃狗下山去弄些種子回來?她把自己的想法自言自語于大黃狗。大黃狗似乎聽懂了她的意思,伏地叫了三聲,轉身跑下山。到了平地人那里,趁人不備,跑進曬谷坪滾了幾滾,身上粘上谷粒跑回山中,抖身搖尾,金燦燦的谷粒掉落地上,盤姑把谷粒撿起如獲至寶,裝在瓦罐里。第二年開春,她把谷粒播在山地上,精心培育。功夫不負有心人,稻谷生長結穗成熟,這就是平地人的水稻傳到瑤山變成嶺禾的由來。盤姑第一次煮出白米飯,因大黃狗有功,先喂給大黃狗吃,自己才嘗吃。盤姑把谷種分給左鄰右舍,從此旱稻嶺禾在瑤山傳開。每年收獲旱稻過嘗新節,煮好新米飯,大家仿照盤姑的做法,先用過節飯菜喂狗,家人才開餐,幖疫@種很特別的節日風俗,意在不忘盤姑和她家大黃狗的功勞,是一種懷舊感恩的情懷,不是對狗崇拜的禮儀。一如客家人過嘗新節,用菜葉包節日的糍粑、新米飯喂給牛吃一樣,是因為新禾豐收,有牛的功勞,是對牛的感恩,幦顺缟泄,愛狗、對狗有特殊感情,不隨便打狗,忌吃狗肉,這些在山居生活中形成的風俗,被牽強附會推論為犬圖騰崇拜的遺俗,完全脫離了瑤族節日風俗的原意。因帶來糧食種子,對族人生存有恩惠,所以崇尚狗。忌吃狗肉的民族還有土族、納西族、拉祜族、哈尼族,但都與犬圖騰無關。

            在現代學者中,大多沿襲盤瓠神話解讀瑤族宗教信仰文化,認同盤護、盤王即盤瓠,表述為“盤護(瓠)”“盤王(瓠)”。著文論瑤宗祖,把關注重點集中在盤護立功這個短暫時段,在關注點上,又忽略了盤護仙身轉人形劍殺高王的情節,采信了盤瓠咬殺戎吳之將的說法,同時又忽略了盤護被評王招為郎婿在白云王百峒立下瑤人根基,與花英生兒育女,種山游獵,直至為歸天為神這個漫長的人生時段,無視盤護的來歷是天神化身,不是盤瓠狗,陷入了不加區別,認狗不認人的思維誤區。

            就目前所知的資料,湖南江華收集到的南宋咸淳元年(1265)的《盤王大歌》抄本,有盤護立功的唱段。在廣西金秀長垌田頭村收集到的明宣德年間的抄本,廣東乳源鄧龍富清道光的抄本,鄧石養清咸豐的抄本,以及在曲江、樂昌、始興收集到的抄本,已看不到有盤護立功的唱段。這就說明盤護立功在明清之際就淡出了盤王祭典。筆者的理解,立功是盤護與評王的從屬關系,與盤王子孫沒有直接關聯。但學者聚焦點依舊固化在盤護立功,并以盤瓠代之。

            瑤族傳承盤王信仰的主要文本是《盤王大歌》,盤古開天辟地創世,日月星辰、滄海桑田、山川湖泊的形成,四季竹木花草榮枯,五谷種子來源,蟲魚飛鳥百獸,祖源追憶,對祖師、圣人賢士能工巧匠的崇敬,對神靈的敬畏,對天災病禍的抗爭,遷徙移居的艱辛,節慶嫁娶,生活習俗,貧富觀,倫理道德,行為規范盡在其中,瑤人視為傳家寶,學界有學者認同是瑤族原生態傳統文化的記錄,是“百科全書”“史詩” “活化石”。也有學者不以為然,認為不是正統的漢文典籍,不足為據。對漢文記事的盤瓠神話的荒誕,盤瓠說派生出來對瑤人的種種貶稱歧視,避而不加評論,不予批判。

            研究瑤族宗教信仰,是延續盤瓠神話,還是把重點放在破解“活化石”,讓更多的人能讀懂理解,認清瑤族宗教信仰文化的源流,這是擺在我們面前的選擇題。

            以愚之見,要徹底拋棄“狗”論,回歸以人為本,不要再受盤瓠說的誤導。要走出盤瓠說的思維框架,反思用盤瓠說解讀瑤族始祖崇拜的失誤,才能去舊創新,開拓新的思路。要徹底清除盤瓠神話的負面影響,不要讓殘留成為新時期民族團結、和諧,促進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共進的障礙。


            四、要突破局限,創新發展

            瑤族祖先崇拜,憶祖酬恩的觀念根深蒂固,還會堅持傳承下去,瑤人不會忘祖。但祭祀儀式已大為簡化,拜師學法面臨后繼無人,多神崇拜,以神力制約人的行為觀念正在逐漸淡化,這是歷史發展的必然,是時代巨變,社會進步。

            紀念盤王的群體活動,以舉辦盤王節為契機,以紀念祭祀盤王為特色主題,同時舉辦招商引資簽約,新建項目動工或落成剪彩,土特產品展銷,學術研討,文藝展演,徒步穿越群眾體育競賽,受到廣泛歡迎,踴躍參加,多民族人民同歡同樂。

            瑤族宗教信仰文化,完全可以突破局限,去舊創新,古為今用,在表現形式上,保持特色,吸納多種文化要素,與兄弟民族深化合作,互促共進,開拓新的思路,創造出與時俱進的新文化。從單一的族群活動,走向大眾舞臺,全民共享。從瑤寨祖神祭壇走向都市,走出國門,走向世界,以新的姿態,新的面貌,參與多民族文化交流。

            例如掛燈度戒儀式中的上刀梯,可舍去開天門、請天神、迎祖師、招五谷兵的原意,略去施符念咒、噴灑法水、燒紙錢、下禁收邪、解穢藏身等程序,保留赤腳踏著鋒利的刀刃上梯而不傷腳的驚險神奇,成為獨特的表演項目。

            再如在盤王祭壇師公表演的獻香舞、上元棍舞、招兵舞,表現各路神仙乘仙鶴、騎白馬,騰云駕霧降臨神壇,和表現瑤人刀耕火種、開山鋤地、播種收割,種、砍、抬樹、架橋修路,打獵釣魚的歡樂,與長鼓舞、鑼鼓嗩吶極力制造“娛神樂人”的歡樂氣氛,舍去“娛神”取其“樂人”,重新編排,以新的舞姿獻給大眾。

            又如神歌《盤王大歌》有黃條沙、相逢賢曲、荷葉杯曲、南花子曲、飛江南曲、梅花大曲、獻酒曲等多種曲調,,唱腔優美動聽,獨具風格?缮崛涀娉甓,求神護佑的舊唱詞,重新譜寫謳歌新時代、新事物、新風尚的唱詞,瑤曲漢(語)唱,既保留瑤歌的傳統特色,又具時代風貌,何樂而不為?

            需要提醒的是,瑤族不是同根一樹分枝,是支流匯集成河,盤王信仰是居住海內外講“勉”語這一支流,不是瑤族全部,不宜以一概全。

            盤古是開天辟地創造萬物的創世神,盤王是瑤族“勉”支系始祖神,盤古信仰和盤王信仰不可相提并論。

             

            注釋:

            1)吳曉東《盤瓠神話中原考》,中國社會科學院中國神話課題組編《盤瓠神話文論集》第124頁,學苑出版社2017年10月版。

            2)《盤瓠神話文論集》序言。

            3)同一。

            4)鄭德宏、李本高譯釋《盤王大歌》下集第53頁,岳麓書社1988年8月版。

            5)同上第10頁,(6)第102頁,(7)第104頁,(8)第58頁,(9)第60頁,(10)第110頁。

            11)黃鈺輯注《評皇券牒集編》第115頁,廣西人民出版社1990年6月版。

            12)同(4)第11頁,(13)第115頁。

            14)賈若晨《從商丘走出的盤瓠》京九晚報2016年7月1日第15版。

            15)盤萬才、房先清收集、李默編注《乳源瑤族古籍匯編》下集第1501頁,廣東人民出版社1997年7月版。



            作者:趙家旺,男,瑤族,廣東連南瑤族自治縣人,廣東技術師范大學退休干部(原廣東技術師范學院副院長兼民族研究所所長),研究方向:民族宗教信仰與傳統文化。


                

          91直播软件
          1. <u id="0rd9p"><bdo id="0rd9p"></bdo></u>

            1. <i id="0rd9p"></i>
              <u id="0rd9p"><bdo id="0rd9p"></bdo></u>

              1. <i id="0rd9p"><bdo id="0rd9p"></bdo></i>
              2. <i id="0rd9p"></i>
                <u id="0rd9p"></u>